第25章:學長的哀愁

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我去1999年正文卷 第25章:學長的哀愁
(小說屋 www.numluq.live)    9月1號。

    梅安師范正常辦學。

    林衛東每天坐在教室里,卻沒什么心思聽新課,而是在復習上個學期的課程。

    說來諷刺,林衛東上學期在短期內幫助謝思思提升了數學成績,自己上學期期末考倒掛了三科。

    雖然對掛科沒什么感覺,但身為梅安師范的學生,林衛東這個月月底還要參加學校的補考,直到這三科考到及格為止。

    當然了,林衛東也沒一天到晚都在教室復習,有的時候看書看得累了,也會在草稿上寫些詩句、歌詞之類的東西,或者琢磨著該怎么掙一筆大錢,如何推廣hao123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林衛東也會在課余時間去紅螞蟻網吧,檢修hao123這個導航網站。

    9月10日,盛夏的梅安,烈日炎炎。

    林衛東、楊進、汪桃欣正打著赤膊,躲在宿舍吹著風扇斗地主。

    就在他們斗得興高采烈地時候,一陣敲門聲傳來,楊進放下牌,打開門一看,是臉上坑坑洼洼的班主任周鵬。

    楊進疑惑地問道:“老師,有什么事兒嗎?”

    周鵬笑著道:“楊進,今天不是最后一批新生報道嗎?你們宿舍也去接送一下?!?br />
    楊進還想打牌呢,哪有空接新生,不樂意地道:“老師,他們報道,跟我們有什么關系呀!”

    聽到楊進這么說,周鵬瞬間板起臉,沒好氣道:“你們身為大二的師哥師姐,你又是班干部還是副班長,就不應該自覺點去接送一下學弟學妹弟嗎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去還不行嗎?”楊進嘆了口氣,看到周鵬去了隔壁宿舍,嘴里嘀咕道:“事真多!”

    楊進轉過頭,對林衛東和汪桃欣說:“衛東,桃欣,走吧,不打牌了,班主任讓我們去接師弟師妹嘍?!?br />
    新生入學,一般都是他們這些老生負責接待,他們兩個也沒什么意見,就站起來穿上衣服下樓了。

    關于接新生這件事,以悶騷著稱的汪桃欣其實盼望了很長一段時間了,可是由于林衛東一直沒有興趣,他也就沒有跟著去了。

    此時,梅安師范人行道上被熙熙攘攘的人,和大大小小的桌子擠了個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不時有私家車、出租車開到附近的位置,再也前進不了。

    當然,更多的是學校的大巴,從車站將新生接了過來,一撥一撥的。

    都是像拖著大件行李的年輕面孔,還有陪同孩子前來報名的家長,表情無一例外地比學生更焦急凝重。

    林衛東看著那些家長就笑了,可憐天下父母心啊,當初他剛上大一,他母親跟著來學校時,也是這副皇帝不急太監急的模樣。

    話說,接新生這個事情,向來都是學長接學妹,學姐接學弟,講究的是陰陽調和,男女搭配。

    所謂的異性相吸,同性相斥,大抵就是這個道理,放眼整個華國,無論在哪兒個大學,幾乎很少有男學長會主動去接男學弟,那場面怎么看怎么變扭,換言之,學姐自然也沒怎么搭理學妹。

    面對著剛剛從高中升上來的師弟師妹們,林衛東和汪桃欣果、楊進斷放棄了迎接學弟的機會,只承擔起引領學妹的責任。

    相比副班長楊進的務實,林衛東和汪桃欣接待學妹的態度,就顯得有些勢利眼了。

    比如,丑的不接,胖的不接,矮的不接,土的也不接等等,這些都是林衛東和汪桃欣接待新生的標準……

    然而,讓林衛東和汪桃欣感到失望的是,這屆的學妹雖然數量很多,但質量卻參差不齊,長得好看的只是極少數,競爭力也相對較大。

    幸虧皇天不負有心人,汪桃欣等了好半天,終于接到一個姿色和打扮都算不錯的學妹。

    林衛東也不著急,就這樣心平氣和地等著,直到他看到一輛大巴車上下來一個看起來很清爽的女生,就猛地擠進人群,將她手中的行李箱,硬搶了過來。

    對于林衛東而言,眼緣是非常重要的,這個女生并不是貌如天仙,但就是說不清為什么,就是覺得她長得順眼,想接。

    于是,林衛東就帶著這個很順眼的小師妹走了,先去交費,辦卡,領軍訓服裝以及各種新生需要辦理的手續。

    林衛東扛著行李箱,邊走,邊問了她一句,“你自己一個人來的?”

    那女生點了點頭:“我自己來的?!?br />
    大熱天的,實在把他累夠嗆,還好有小師妹的陪伴,林衛東倒也沒覺得有多辛苦。

    辦完手續,林衛東又帶著她去了女生宿舍樓,幫她把鋪蓋扛上去之后,靜靜的看著學妹鋪床。

    只見,學妹有一張漂亮的鵝蛋臉,白白的,略微有點嬰兒肥,大大的眼睛好像會說話一般,看到她熟練地收拾床鋪,林衛東就可以知道她在家里也是經常收拾的人。

    通過路上的交談,林衛東已經得知學妹叫王思嘉,平嶺縣城人,今年剛滿十八,身高大概1米63,腰很瘦,屁股很翹。

    仿佛是覺得有人在盯著自己,小姑娘轉過身,兩個人正好視線交聚,學妹的臉刷一下就紅了,林衛東只能尷尬的干笑兩聲后說:“收拾完了嗎?”學妹點了點頭說了聲:“嗯”。

    見學妹點頭稱是!林衛東拿出早已準備好的紙條說:“那我的任務就算完成了,我要回去了,在此之前,我把我們宿舍樓的電話給你,上面還有我的名字和宿舍號,以后有什么是需要幫忙我幫忙的,可以給我打電話!”

    小姑娘還是太善良,就信了林衛東的鬼話,將小紙條揣進褲兜,還一個勁兒的說“謝謝學長”,林衛東說“不用謝”,就瀟灑地轉身離去,至于小姑娘覺得她瀟不瀟灑就不得而知了,反正他自己覺得瀟灑。

    隨后的兩三天,林衛東下了課之后,基本上哪兒都沒去,都在等著學妹王思嘉的電話,他有種很強烈的預感,他覺得這個可愛的學妹,有很大幾率會打電話給自己。

    你知道,眼神騙不了人的,林衛東能明顯感受到學妹看自己時,眼睛里綻放出的光芒。

    然而,理想很豐滿,現實卻很骨感,林衛東等了快一周,始終沒有等到學妹的電話。小說屋 www.numluq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我去1999年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我去1999年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我去1999年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

神灯高手资料一波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