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長蔭靈亭

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陰陽靈官 第九章 長蔭靈亭
(小說屋 www.numluq.live)    屋外腳步聲漸漸隱去,秦柔笑道:“他們已經走遠了,公子還要裝到什么時候?”

    “噌?!遍L刀歸鞘,林逸揉了揉酸澀的眼皮,隨后手搓指環,一幅云圖轟然顯現,其中靈光點點,耀如星海,照得他面目發白。

    林逸望著云圖中北部,那里被天尊勾了個圈,正是長蔭谷周圍,圖上微小一點,落于實地卻寬達數十里。

    他本為收集靈景,才經過此地,恰聞村民失蹤,又入谷搜尋,沒想歪打正著。

    “這里是一座古亭么?”林逸回憶起孔雪琴所說,喃喃自語,轉念暗想:“可村民們都去哪了?”

    若他們真深入密谷,以孔雪琴的作為,恐怕兇多吉少。

    林逸唉聲嘆氣,衣不解帶地鉆進被褥,憂慮難寐。翌日,東天放明,他起床拾掇齊整,背上箱籠,又來到大堂。

    孔雪琴安排好早膳,坐在他對面問:“公子怎么神色憔悴,可是昨晚沒歇好?”

    瞧林逸愁眉不語,孔雪琴便舀起一勺蓮子羹,媚著眼說:“讓奴家來喂你?!?br />
    林逸仰頭躲開,手搭著刀柄笑道:“喂飯就不必了,小子只想快點見到古亭,還請孔夫人帶路?!?br />
    說罷,拂袖走出正廳,穿過長廊,站在院中等候。

    “大姐?!睅孜荒信疁惖娇籽┣偕砼?,咬牙怒道:“這廝好生無禮,敢跟我們甩臉子,待會需斬下他狗頭,碾作肉泥泄憤!”

    “那登徒子看似輕佻,實則坐懷不亂。老娘撩撥幾回,他都沒露出破綻,豈是善茬?”孔雪琴搖動羽扇,目光冰冷,“當年我接待了一位蓑衣客,未料引狼入室,連累大伙被囚禁于此?!?br />
    她站起身說:“趕緊把人送走,少惹麻煩?!?br />
    眾男女擁其出門,轉至院中??籽┣倥ぱ鼛?,走向長蔭谷深處。

    樹海松濤,枝繁葉茂,眾人復行五六里,漸聞水聲。林逸眺目望去,視線穿過層層樹蔭,落在遠方一座亭臺上。但瞧那亭子側傍山巖,下臨清澗,飛檐斗拱,靈氣流溢。

    孔雪琴手指南方,嫣然含笑,討好地說:“俊公子,再往前就能出谷了?!?br />
    “等等?!绷忠菘觳阶叩酵づ_處,卻見旁邊立著一塊石碑,藏掩于雜草中。

    孔雪琴斜目看向家仆,眾人面露戒備,悄悄握緊拳頭。

    林逸扯斷草根,伸手抹去青苔,石碑上刻著幾個字,因年久失修,字跡已模糊不清。

    “鎮……妖……石?”他努力辨認著,而后揮揮手,付之一笑:“嘿嘿,世間哪有妖怪?皆為書生暢想,裝神弄鬼地唬人?!?br />
    林逸回過頭,又道:“孔夫人,您覺得呢?”

    孔雪琴尷尬賠笑,嗓音干癟:“呵呵,林公子說得有理,什么道士午枕夢游仙、書生夜會美妖狐,都不過奇談志怪罷了?!?br />
    孔雪琴手扇香風,林逸腳踏亭中,石桌上還擺著碟盞,盡是殘湯剩飯,遍地狼藉。

    家仆忙進來打掃,低著頭說:“我們剛辦過一場酒宴,還沒來得及拾整,污了公子眼睛?!?br />
    “晚矣!”林逸憤慨交加,右手按上含光,怒道:“孔夫人,你那障眼法也別使了!”

    孔雪琴駭然變色,未見林逸出招,卻有一道朧華閃過,翎羽扇應聲斷為兩截。

    “啪嗒?!庇鹕葔嫷?,亭內忽涌腥膻,惡臭撲鼻,盤中蜜瓜變回骷髏,水果化為眼球,石凳上肋骨散落,席間全是人類的殘骸。

    亭外盤腸掛樹,五臟披巖,血漿凝結成塊,黑里透紫,驚心慘目。

    村民們早已葬身妖腹,林逸悔恨道:“小子終是來晚一步?!?br />
    眾家仆面貌猙獰,頭頂一條紅冠,紛紛張開雙臂,咯咯尖叫:“直娘賊,你找死!”

    他們同時攻上,林逸遠轉九宮步,連避殺招,騰挪著沖出長亭。

    孔雪琴氣得直哆嗦,恨聲高喊:“姓林的,你跟洛山什么關系?!”

    林逸心說:“果真如此,當初就是洛師父將它們鎮壓在谷中?!?br />
    但她這態度,似乎知道我認識洛師父?

    家仆們左右圍堵,林逸分神思考,躲得狼狽,突然想起那日普光寺中洛山與北幽軍纏斗,憑借精妙的步法讓敵人互相攻擊。

    我明白了,圣女也教過他九宮步!

    “只是用法不同……”林逸嘴唇囁嚅,一位家仆抬手劈來,他福至心靈,順勢從其腋下鉆過,繞到家仆身后。

    林逸以背抵背,扭動腰胯,逼家仆轉了半圈,一掌削在同伴臉上。

    “九弟你打誰呢!”中招的家仆吃痛喝道,捂著鼻梁后退。

    林逸閃進人群,東奔西走,肩胯并用,漸漸掌握了洛山的用法。一時間怪象四起,家仆們手舞足蹈,拳腳專朝自己人招呼,場面混亂不堪。

    “別打了,是我!”

    “三哥且慢動手!”

    “六弟輕點,老子頭都被你錘爆了!”

    孔雪琴又驚又怒,張口發出尖嘯,身子暴漲數尺,射出幾道絢麗霞光。須臾后,化成一只彩尾山禽,展翅高飛,卷攜著狂風撲向林逸。

    颶風壓頂,吹散雜草,林逸忙用臂鎧護住額頭,半瞇著眼說:“原來是稚精?!?br />
    “吱啦——”雞爪撞上玄甲,響起一陣刺耳的尖鳴。林逸氣運左臂,奮力將它推開,右手已抽出含光。

    “大姐,我們來助你!”眾家仆顯化真身,變回山稚精,騰飛丈許,再從高處啄下,接連發動猛攻。

    林逸眼見情勢不利,立馬撐開烏煞綾,縱身而起,沖入樹冠間,借此擺脫圍剿。

    稚精們扇動雙翼,緊追不舍。林逸突然回頭,避過孔雪琴一咬,長刀砍向它側頸,卻被厚厚的羽毛擋住,未傷其分毫。

    眾稚精落到樹梢上,將他圍在中央,老九喝道:“臭蟲子,看你還能往哪逃!”

    “那便不逃?!绷忠莘瓷碛?,刀起雷光,瞬間斬碎了它的雞喙。

    “咕咯!”老九甩著斷舌后退,一避十多丈,驚懼不已。

    眾妖合圍撲來,林逸懸空踏出九宮步,仿佛身入江河,如魚得水般肆意遨游,貼著它們周遭繞過。長刀馭雷劈斬,毛羽橫飛,濺起一片鮮血淋漓。

    孔雪琴振翼殺至,將他攔住,交手僅兩個回合,雞爪盡斷,嚇得尖叫出聲:“這廝好厲害,大家快撤!”

    林逸垂首望向神兵,雷光已黯淡消隱,心說:“我靈氣太少,需一網打盡,不能再讓它們出去害人?!?br />
    孔雪琴喝罷掉頭就走,眾稚精豈敢戀戰,均四散而逃。秦柔忙問:“林公子,該追哪邊?”

    正當此時,遠處射來一柄飛刀,擦著孔雪琴的腦門蹭過,釘在旁邊的樹干上,尾部還墜著顆褐色寶珠,嗡鳴顫抖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林逸尋跡望去,陡見山巔上站著一位蓑衣客,身高五尺,斗笠遮面,左手握著一根金剛長棍,棍身盤繞龍紋;右手則撩開蓑衣,亮出腰間飛刀,朝稚精們連環射去。

    “洛師父?”林逸詫異道,隨后又搖搖頭說:“不對,師父沒這么矮?!?br />
    十余把飛刀先后釘上樹干,那蓑衣客舉起盤龍棍,往地面重重一敲,豎掌高吼:“陣起!”

    “轟隆——”山崖震顫,疾風浩蕩,吹揚起無數落葉,化作一道百丈方圓的囚牢,籠罩深谷。

    眾人被困陣中,齊同抬首,只見樹葉匯聚成一顆大圓球,遮掩蒼穹。陽光透過縫隙撒入,落在地面上,斑駁陸離,不斷變換。

    老九回過神,便往陣外闖去,腦袋剛挨著飛旋的樹葉,就被削成塊塊碎屑,血雨漫天飄散。

    眾妖走投無路,孔雪琴心急發狠,對林逸說:“臭小子,今日老娘大難臨頭,一不做二不休,索性就拿你抵命!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一道白影從外擊穿牢籠,朝她呼嘯著射來。

    孔雪琴躲閃未及,白影正中翅膀,瞬間骨折筋斷,倒飛出去,沿途撞斷數根古木,跌撞著摔入草叢,蕩起一片塵煙。

    旋葉開合,蓑衣客走進陣內,經過孔雪琴身旁,拔起那根盤龍棍,握在手中舞了個棍花,隨后指向眾妖:“誰敢傷他?”

    “大姐!”稚精們齊聲驚叫,忙沖過去救援。林逸見狀不再猶豫,立即口銜長刀,搶上前雙掌合十,用五雷掌震落群妖。

    含光轉入右手,林逸激發雷種,刀走游龍,連續斬向它們要害,刃過魂隕。蓑衣客持棍橫掃,狀似瘋魔,與其合力解決眾妖。

    當最后一只妖精倒下,林逸納刀吐氣,蓑衣客則走向樹叢,拔出布陣飛刀。

    飛刀收回,葉雨紛落。林逸盯著他背影,心想:“多虧這人仗義相助,才沒讓稚精逃脫。若他也為靈景而來,那我該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林逸凝神打量幾眼,瞧其體型小巧,又手持長棍,便暗中思忖著:“莫非是個小和尚?”

    當即抱拳問:“在下天樞峰林逸,請教高僧法號?”

    “高僧?”蓑衣客噗嗤一樂,嗓音清脆,竟是位女子。

    她摘下斗笠,露出烏黑秀發,接著飛奔向林逸,笑容滿面。。

    林逸本想躲開,可等看清對方的樣貌后,又頓足止步,驚訝道:“小師姐?”

    洛采薇拋下盤龍棍,用力將他摟住,臉蛋不停地摩挲著他胸膛,喜不自禁地開口:“林哥,好久不見,真真想死我了!”

    小說屋 www.numluq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陰陽靈官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陰陽靈官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陰陽靈官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

神灯高手资料一波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