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阮氏姊弟

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陰陽靈官 第六章 阮氏姊弟
(小說屋 www.numluq.live)    王老給的選擇很簡單,林逸卻陷入沉思,起初他為了報仇才成為靈官,但上山之后任務不斷,疲于奔波,根本沒功夫去找白目狼。

    如今機會到來,若往西北,說不定會遇上北幽軍,還能順道探望圣女;若往東南,借烏煞綾之力,則可完成風月的囑托。

    林逸出神半響,忽然開口:“請教天尊,我要達到什么境界,才能將玄甲收入體內?”

    王老慢條斯理地說:“要想煉化玄甲,做到收放自如,至少也得金丹境?!?br />
    “金丹境……”林逸念叨著,對閻姬的修為有了底,有她護著白目狼,自己毫無勝算,還不是復仇的時候。

    “那我選東南?!?br />
    他拿定主意,此去跋涉萬里,路上抓緊修煉,等會過圣女的師兄,再找她學一式刀意,方有資格迎戰閻姬。

    王老道:“你小子氣脈單薄瘦弱,僅有常人一半,好比斟茶倒水,淺碗易滿,偏偏悟性又極高,故而修行神速??梢雌鸬佬?,遠非同境敵手,仍需留心?!?br />
    “多謝天尊警示?!绷忠菪睦锩靼?,猶記得青波島除妖,邵雁菱他們連施法術,自己只用了幾次雷種,就力竭不支。

    “看來要多多研習刀法?!绷忠萃獾驼Z,隨后抬起頭又問:“天尊,什么是靈景?”

    “靈景便是奇觀仙植,或天生、或人造,久存世間,經年累月地吞吐靈氣,內蘊玄妙。有可能是一座寶塔、一棟樓宇,亦能是一棵松柏、一片竹林?!?br />
    “瓊樓高塔?”林逸倍覺荒誕,“那么大的東西,我也搬不回來???”

    王老笑了笑,亮出手中寶鏡:“你若遇上靈景,先為其取名刻字,再用鏡光罩住,大聲呼喚它名號,即可收服?!?br />
    接著望向頭頂的牌匾,“比如說這間宅邸,你趕緊取名吧?!?br />
    “弟子遵命,取什么名好呢……”林逸思索片刻,突然彎下腰,以手代筆,在泥土上劃拉出幾個字:平天府。

    秦柔瞧字跡歪歪扭扭,高低參差不齊,立馬嘲笑道:“我滴娘咧,你這是鬼畫符么?”

    林逸羞紅了臉,王老卻問:“此名有何含意?”林逸忙說:“平定天下?!?br />
    “寓意不錯——不是平定老子就行?!蓖趵宵c著頭,掌心噴薄雷光,揮手間如馭長鞭,掃過牌匾,刻出平天府三個大字,剛勁工整,氣勢恢宏。

    “有勞天尊,弟子切謝?!绷忠莸懒寺曋x,然后問:“我呼喚此名就能收服了?”

    王老搖頭道:“平天府還沒有靈性,尚不可納入鏡中?!闭f著一指他胸口,“把畫子拿出來吧?!?br />
    林逸聞言發愣,稍即反應過來,遂取出懷中畫紙,卷動攤開:“請天尊過目?!?br />
    “果真是千面所作,妙筆生花?!蓖趵戏黜毞Q贊,轉言說:“千面那雙眼睛與常人不同,凡他凝視過的東西,皆能牢牢映入神海,再用紙筆繪出,便可賦予靈性?!?br />
    王老手舉寶鏡,朗聲喝道:“君子蘭!”

    話音剛絕,一束金光罩住畫卷,他又吼道:“收!”金光應聲撤回,紙上已空空蕩蕩。

    林逸定睛望去,但見鏡中云霧層疊,隨著視線深入,云團忽朝兩邊飄散,盡頭現出一座斷崖,崖頂長著一株蘭花,細葉低垂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王老抬高寶鏡,金光劃過洞府,射向山巔,調整好位置,大喝道:“放!”

    光華消斂,蘭花落于山頭,迎風搖擺,須臾后枯萎凋零,變成一灘墨跡。

    “唉,終不是活物?!蓖趵相叭粐@息,將寶鏡交給林逸,“東西收好……對了,那幅斬妖榜呢?”

    “稟報天尊,當日妖魔傾島,水淹漁村,行李全被海浪卷走,斬妖榜也跟著遺失汪洋,小子潛海數次都未尋回?!?br />
    王老臉頰抽搐,伸手說:“你還是把寶鏡給我吧?!?br />
    “那怎么好意思,豈不顯得您很小氣?”林逸收鏡入懷,厚著臉皮道:“承蒙天尊厚愛,弟子不勝惶恐?!?br />
    “這次可別弄丟了?!蓖趵蠠o奈嘆息,“你先熟悉法寶,過幾日我會標出靈景的位置,派人把地圖送來?!?br />
    王老化成雷光遁去,轟隆聲撕破蒼穹。

    林逸長揖到地,許久才挺起腰,轉頭對兩個侍童問:“你們叫啥名,多大了?”

    “奴婢阮山茶,見過少主,今年已有十二?!迸⒐Ь吹卮鸬?,然后側過身指著男孩說:“這是我弟弟谷粟,他剛滿十歲?!?br />
    阮山茶目視前方,態度從容冷靜。而阮谷粟卻躲在她背后,面露膽怯。

    林逸扯過烏煞綾,遮住含光刀,屈膝蹲下來,溫柔地笑起:“我是天冊府的靈官,你們叫我林哥哥就好?!?br />
    “林……哥哥?”阮谷粟嘴唇囁嚅,似乎很怕他。

    阮山茶拉著弟弟,上前一步道:“請少主吩咐差事?!?br />
    “差事?”林逸急忙擺手,將他倆推進屋子,“你們還小,都去玩吧,乖~”

    林逸遣走侍童,又把銀寶箱搬入宅邸,坐在床邊休息,暗想:那天墨離說我殺人奪寶,與他并無不同……

    偽君子。

    “亂講,你和他完全不一樣?!鼻厝岷鋈徊遄?。

    林逸驚詫瞪眼:秦姑娘能聽見我心思?

    “咱們神念相通,悲歡與共,多好??!”

    那我還有什么隱私?

    “嘻嘻,我明白了?!鼻厝豳\笑著,“公子畢竟是個男人,總有遐想非非的時候——但沒關系,我會假裝不知道?!?br />
    她頓了頓,又說:“拿我當配菜都行?!?br />
    “我不是這個意思?!绷忠輰擂无q解,伸手要扯下烏煞綾,秦柔忙喊:“等等!”

    怎么了?

    秦柔哀求道:“公子別摘下來,這里好黑,我只能通過你的眼睛……去看外面的世界?!?br />
    林逸神色黯去,過得許久,方輕聲說:“嗯,那就不摘了,我會一直戴著?!?br />
    “多謝公子?!鼻厝岵仄饝n傷,抬頭重展笑顏。

    時至午后,林逸發現島上沒水,便去峰頂挑了兩桶,用繩索綁在自己腰間。手腳摟住鐵索,面朝藍天、背向深淵地爬回來。

    他叮囑侍童,千萬別去島嶼邊緣玩耍,又下山打了幾份午膳,與二人共用。

    林逸吃完飯,繼續搬運雜物,忙到傍晚,夕陽燒紅遠天,幾位靈官意外造訪。

    “林師弟榮獲洞府,我們來給你賀喜!”任定北拎著酒肉,邵雁菱與項志誠各攜禮品,先后踏入院門。

    三人進屋落座,林逸泡茶招待,邵雁菱埋怨道:“哼,你可別誤會,是任師兄硬拉著我來的?!?br />
    “邵師妹嘴硬心軟?!比味ū苯掖┧准?,擺開碗筷,“酒都滿上,今晚我們不醉不歸!”

    “好?!绷忠菪χ鴳?,敞懷痛飲。

    兩位侍童站在角落里,盯著菜肴直流口水。林逸忙將他們拉到桌前,和大伙一起用餐。

    幾人推杯換盞,窗外月升日落,再放下時,均酒足飯飽,癱在椅子上懶得動彈。

    “林弟,我今晚就不回去了?!比味ū焙卣f著,走進客房,不一會鼾聲大作。

    項、邵二人也在此留宿,林逸收拾好滿桌狼藉,正要出門倒剩菜,忽聽得院中有人喝道:“快把東西交出來!”

    林逸運轉真氣,掃除酒勁,探首從窗口望去,但見月光下,兩名侍童相對而立,阮谷粟抽噎地伸出胳膊,手里緊緊攥著一錠銀元寶。

    阮山茶氣得渾身發抖,隨手撿起根樹枝,怒吼道:“你敢偷錢,我、我要打死你!”

    她邊打邊喊:“誰讓你拿的,站穩了,不許哭!”

    “嗚哇,姐姐,我知道錯了……”阮谷粟抱頭哭嚎,拼命躲開鞭子,徑直向洞府邊緣跑去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林逸忙躍出窗戶,幾步追上,一把拽住阮谷粟的衣領,使勁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林少主?”阮山茶駭得魂飛天外,立馬丟下樹枝,跪地磕頭:“銀子是我拿的,奴婢認罪,要打要罰由您處置!”

    她話剛說完,陡覺腹部一緊,身體騰空而起。

    林逸抱著兩個小孩,走到桃樹旁盤腿坐下,再問他們姊弟:“誰偷的錢?”

    阮山茶挺身站出,咬著嘴唇說:“對不起少主……是我拿的?!?br />
    林逸揮手將她輕輕撥開,目光瞪向阮谷粟,沉聲問道:“說實話,到底誰偷的?”

    阮谷粟橫移半步,躲到姐姐身后,哆嗦不語。

    “男子漢大丈夫敢作敢當?!绷忠輩柭暫浅?,一把拉開阮山茶,又問他:“誰偷的錢?”

    阮山茶擔驚受怕地看著弟弟,阮谷粟驚慌縮頭,面露無助,抹淚說:“是我拿的……”

    聲音斷斷續續,細若蚊吟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!”林逸猛地揚起手,重重落下,阮山茶尖叫道:“主人饒命——”

    林逸勁力一收,輕輕拍在他肩上,和顏笑道:“缺銀子直接找我要,下次可別偷了?!?br />
    阮山茶登時松了口氣,跑過去摟住弟弟,在他耳邊問:“你聽到沒有?”

    “聽到了?!比罟人邳c點頭,撇著嘴角還感到委屈。

    林逸送他倆回屋,自己也吹燈歇息,閉目思索,只覺阮氏姊弟性格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翌日清晨,他被一陣腳步驚醒,忙睜眼起身,卻見桌上放著咸菜稀飯;而阮山茶正躡手躡腳地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小阮!”林逸忙將其叫住,伸手推窗透氣,發絲在晨風中柔和的舒卷,抬頭露出一張笑臉,暖如朝陽。

    “你給我做的早飯?”

    阮山茶肯首承認:“嗯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謝謝?!?br />
    這丫頭他打心底喜歡。

    《陰陽靈官》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手打吧更新,站內無任何廣告,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手打吧!

    喜歡陰陽靈官請大家收藏:()陰陽靈官。

    小說屋 www.numluq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陰陽靈官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陰陽靈官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陰陽靈官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

神灯高手资料一波中特